?首頁?
? >? 資訊中心? >? 重點報道
【最美一線員工】老驥伏櫪志在千里
來源:水電十局 作者:隱于山 時間:2019-09-29 字體:[ ]

從來沒想到以這種方式,與馬老師共事這么久的時間。馬老師,即原水電十局《岷江報》總編輯馬川江同志,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其攝影作品多次被中央級、省部級刊物、報章、雜志發表。我與馬老師相識是在2007年左右,當時年少的我偶爾有些“豆腐塊”在《岷江報》上發表,一來二往也就結識了當時在《岷江報》工作的馬老師。在2019年初,我在老撾南俄3水電站工地上見到了他,還是一副標準的攝影家穿戴的馬甲,下車提的攝影器材比他的個人行李還多。“馬老師,不是聽說您去年退休了的啊,咋個,跑我們南俄3工地了啊?”,我隨即問道。馬老師笑笑,說道“采風、采風,咋個,不歡迎我嗦!”我回答到“怎么可能喃,這里隨時歡迎您,只是您愿意來!”
沒想到的是,馬老師,這一待,就是以月為單位,直到現在,在與他偶爾的接觸中,我也漸漸看到了一位退休新聞工作者的毅力和干勁。

鏡頭一:艱辛

由于工作的原因,我更多時間用于處理工程上的事情,雖然項目部新聞宣傳報道小組我為副組長,但我開始很長一段時間根本無暇顧及。終于,有一天,馬老師找到我,嚴肅的給我說“你是班子成員,你又是副組長,你不支持,誰支持新聞宣傳?你天天都說忙,我就不相信你抽不出一點點時間過問一下!”迫于無奈,我答應馬老師一同到處采訪采訪。
我們第一站便來到了調壓井,南俄3的調壓井239米深,屬于老撾最深調壓井,還沒等我車停穩,馬老師就躥了出去,正當我給他介紹調壓井的時候,他拿起相機就往調壓井的龍門吊上爬,這可嚇我一跳。這個龍門吊是專為調壓井吊運設備、物資而特定的一種設備,龍門吊的爬梯比普通爬梯更陡,龍門吊上部距離地面10米,再加上239米深的調壓井,可想而知,人站在上面會是一個什么感覺。我三步換成兩步緊跟上去,邊跑邊說“馬老師,你上去干嘛啊,太危險了,你要拍啥就在下面拍嘛!”這時,剛好一位項目設備維修人員正在例行巡檢龍門吊,我又馬上吼道“把那個帶照相機的家伙,給我逮住!”終于在我跟同事的合作下,“逮捕”了馬老師,此時,我們已經在龍門吊最頂部,馬老師還念念不忘要拍攝,我見狀,在操作室找來安全帶,給馬老師佩戴上,一端拴在龍門吊扶手上,我還是覺得不安全,便死死拽住他的褲腰帶,“咔嚓、咔嚓!”幾聲相機的響聲,終于結束了,我快速的把馬老師“拖離”至地面。
來到地面,我火一下就竄上來了,“馬老師,你這樣太危險了,你信不信我叫HSE經理給你上課!”馬老師淡淡的回到“沒事,沒事,我又不是沒在工地待過,那個毛爾蓋亞洲第一井,我還爬下去拍攝了的,當時同行的一個年輕小伙子都不敢下去,也是今天你調壓井下面在施工哦,要不然我還要爬下去!”我一臉嚴肅的說“反正我不管,你只要以后跟我上工地,就必須聽我的!”“好,好,好。”馬老師回答到。
在回去的路上,馬老師拿出相機給我看他在龍門吊上拍攝的一張張照片,嘴上喃喃道“你看,這個角度是不是更加好,照片是不是更加漂亮!”我扭過頭瞅了一眼,然后繼續開車,“好像是視線不一樣,雖然我們也經常上龍門吊,但是都沒發現竟然有這種美感!”我腦海里一閃而過,“不對,他的安全才是第一。”又馬上自我否定了。馬老師又無人一般說到“你不知道,我們搞攝影的,為了追求一個完美的鏡頭,我們各種拍攝的艱辛......就像你搞工程一樣,你也追求極致的工程質量,我們搞攝影的也是!”
從那以后,經常會看到馬老師為了一個鏡頭的美感付出的艱辛。為了拍攝大壩填筑夜間長鏡頭,他夜間架設拍攝器材常常熬通宵;為了拍攝老撾的藍天白云流動長鏡頭,在辦公區要“潛伏”一天盯著........

鏡頭二:出其不意

慢慢的,馬老師跟我們項目的人也混熟了,加上項目新聞宣傳制度的出臺,項目的新聞宣傳工作慢慢走上了正軌,對于馬老師的采訪,配合的人越來越多。
時間來到了2019年5月4日,這天,是南俄3引水隧洞全圓針梁式鋼模臺車準備開始滑行至第一倉永久襯砌混凝土的日子。當時我、設計、監理、分包商都在洞內,全圓針梁式鋼模臺車正在緩慢滑入既定倉號,等待它使命的到來。遠處,一個熟悉的身影慢慢向我們走來,穿著雨靴,胸前掛著相機,沒錯,就是馬老師。由于大家經常在工地上看到他,也就習以為常了,個人該忙啥忙啥,我繼續指揮分包商進行鋼模臺車的滑移,設計監理會同質檢部對第一倉進行驗收,“咔嚓、咔嚓!”又是幾聲相機的響聲,大家也沒多想。
可是萬萬沒想到,就是這張照片,在2019年6月12日登上了《人民日報》的頭版!《人民日報》圖文并茂地介紹了南俄3水電站引水隧洞混凝土襯砌情況,并在報道中提到:自“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我國投資或承建了“一帶一路”沿線多個水利項目,目前在建的老撾南俄3水電站便是其中之一,建成后將是老撾重要的綜合性水電站樞紐工程。近年來,集團加強國外項目屬地化管理,嚴把工程質量關,不斷提高項目履約能力,又好又快地推進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項目的建設。
由于我是這張照片的親歷者,可以完全證明這張照片沒有半點擺拍的因素,是真真實實反映現場施工的一種情況。事后,馬老師無不自豪的說到“攝影作品上《人民日報》頭版,別說其他兄弟單位,連四川省最近好幾年都沒有過!”

鏡頭三:執著

今年恰逢建國七十周年,電建集團公司亞太區域經理部要求拍攝《我和我的祖國》微鏡頭,南俄3被點名要求拍攝。當看到這份文件的時候,我心想,大家擺擺樣子,嘴巴動一動,然后后期加上網絡上的《我和我的祖國》歌曲,簡單!

讓人沒想到的是,馬老師竟然拿出一份《我和我的祖國》“分鏡頭腳本”,洋洋灑灑的19個分鏡頭,從大壩到廠房、從溢洪道到調壓井,從合唱到獨唱,從近景到航拍。我說“馬老師,你這也太正規了點吧,我們都是業余啊,啥子分鏡頭、腳本,我都是第一次聽說!我把人喊到一堆,紅旗一揮,你一拍,再加上平時你拍攝的鏡頭,后期把網絡上的歌曲添加上去,就得了吧!”馬老師認真的說到“要不然就不做,要做就要做好!不但要拍,還要真唱!用真唱原聲!”

得了,拗不過馬老師,我這個左音團團長帶著一幫人,利用吃飯前后那么一點空檔時間,天天被馬老師呼來喚去,一會這個人站位不對了,一會笑場了,一會鏡頭突然竄出其他人了......經常是一個鏡頭白天拍攝完畢,馬老師晚上再進行修改中發現,有不對的地方,第二天又全部推翻重來。有同事給我說都要崩潰了,還不如上工地。這還不算啥,重點是,馬老師竟然要求我們用原聲唱出了,還要錄音,這可難為了工地上以男同志居多的一幫爺們,然后,我們就在馬老師的監督下,天天合唱練習,“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無論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贊歌........”在吃飯前后,你總能從南俄3辦公區聽到這首曲目。漸漸地,大家也就熟悉了、習慣了,最后終于交出一份較為滿意的答卷。
我也被馬老師身上這種執著精神所感動,拍攝的后期,我就是要較這股勁,我就不相信一個微鏡頭都拍不好了。后來想想,馬老師說的對,這跟我們平時工作是一個道理“要不然就不做,要做就要做好!”
這就是我認識的馬老師,他跟他的攝影作品一樣,那么的真實、情深、艱辛、執著。


【打印】【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云南时时几点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