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資訊中心? >? 媒體聚焦
人民網:讓水電精神代代傳承
——三代水電人見證中國水電事業發展與壯大
來源:水電七局 作者:梁小琴 時間:2019-09-27 字體:[ ]

“從上世紀60年代到現在,我家三代人歷經50多個水電站的建設。”79歲的水電七局退休職工韓民政時常和老伴劉秀芳一起,翻看珍藏的老照片,回憶當年一百把大錘,兩百根鋼釬,六十盞馬燈打響龔嘴電站建設的崢嶸歲月。

老倆口作為當年第一批水電七局參建龔嘴電站的水電職工,來到四川支援三線建設,這一干就是一輩子。從龔嘴電站集全工程局的力量,在沒有現代化設備的基礎上打響了電站建設的第一炮,參建員工幾萬人,歷經十多年建成裝機70萬千瓦的龔嘴電站。到如今,水電七局下屬的一個專業分局——成水公司獨立完成了裝機60萬千瓦的桐子林電站,施工高峰期不過三四千人,歷時4年多建成發電,現代化的施工設備,高效的管理。韓民政感慨道:“這幾十年,中國水電事業發展取得的成就實在是太大了!!”

從上世紀60年代到現在,韓民政一家三代水電職工伴隨著中國水電事業的發展與壯大,他們是中國水電事業歷史的見證人與參與者。他們跟中國千千萬萬的普通職工一樣,用勤勞的雙手在工作崗位上默默奉獻,努力拼搏。

第一代:熱血青年建設祖國大西南

79歲的韓民政出生山東濰坊,懷著一顆報效祖國的心,當年18歲的他報名參軍,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一名通訊兵戰士。退伍后,1965年1月經分配進入中國電建水電七局的前身——黃河三門峽工程局,參加三門峽水電站的修建,并在幾個月后的1965年11月作為第二批進入四川,參加龔嘴水電站的修建。正是在這里,他遇到了一生的伴侶劉秀芳。

劉秀芳出生河北邢臺,由于家境貧寒,幼年時沒有機會讀書,15歲之前并不識字,但精明能干的劉秀芳憑著自己的韌勁和干勁,在15歲那年當上了村里的婦女隊長,并因為出色的工作成績,1960年由村里推薦正式成為岳城水庫工程局員工,1963年調河南三門峽工程局機電大隊援建三門峽水電站,在那個年代,劉秀芳進廠做了工人,在鄉親們眼里,可是“跳出了農門,飛上枝頭變成了鳳凰。”雖說時隔已經半個多世紀,但劉秀芳說起當時的情景,也難掩激動……

“我起初最想學的是開汽車,沒學成開車就去干了車工,當時想著都有一個‘車’字。”抱著一個樸實想法,劉秀芳成為車工班的一名女車工。進廠后,她一邊參加掃盲班學習,并很快掌握了基本的識讀能力。一邊從學徒開始,跟著師傅們努力學,學看圖、學畫圖,由于年紀輕,又勤奮好學,她很快成長為一名優秀的技術骨干。

黃河三門峽水電站屬于蘇聯專家援建工程,為服務專家,工程局專門抽調人手開展服務工作,由于干事利索,愛動腦筋,劉秀芳成為一名后勤服務員,脫離了繁重的體力勞動,這在當時很多人眼里是既體面又輕松的活路,是很多人托關系、走后門都難進的崗位。

但倔強的劉秀芳可不這么看,她從小生長在農村,堅信“學的一技之長,走遍天下都不怕”的人生格言,認為成為技術工人,才是作為一個產業工人一生最高的追求。在后勤部門的那段時間,她卻一直心心念念希望回到工人隊伍,一遇到領導,就找機會要求離開后勤部門,重返車工班,時間一長,不知是領導被劉秀芳的倔強煩得受不了,還是被她的執著精神所感動。終于,劉秀芳如愿以償,回到車工班,重新拿起了扳手,而這一干就是一輩子。

1969年年底,劉秀芳被選到龔嘴電站籌備組籌建車工班,“我們白手起家,我帶著徒弟們從平整場地開始,那段時間,我打過風鉆,安裝過機床,沒有工具就到處找,實在沒有就自己想辦法做”她說。

龔嘴電站有7臺機組,7個水渦輪發電機,在進行維修時,需要把水渦輪外圓有磨損的地方修平修圓。但是,一臺水渦輪直徑6米多,不可能運到車間去,也無法上車床。面對這個難題,劉秀芳帶著車工班想辦法。“最后,硬是把車床上的刀架卸下來,再請現場師傅們根據水渦輪的尺寸做了個大架子,我把刀架安裝上去,我也站在架子上,靠一臺電機帶動架子移動,我在架子上手動操作機床刀具,完成了水渦輪的維修任務。”

直到現在,劉秀芳都不能忘記當年從河南三門峽乘火車到四川成都的情景。“火車足足在路上走了五天五夜,到成都一伙人又窩在解放大貨車斗篷里,在泥濘難行的山路上顛簸了一天,晚上才到達樂山下邊的龔嘴電站項目地。”

就在這段從三門峽到四川龔嘴的路上,25歲的韓民政認識了22歲的劉秀芳,并被她樂觀的性格和對工作認真負責的態度所吸引,兩顆年輕的心靈在遠離故鄉的祖國大西南漸漸走近,并于到達龔嘴的第二年1966年喜結良緣。

在四川龔嘴電站,韓民政一直干著他的通訊老本行,為項目地的對外聯絡的系統服務,為水電站的建設工作保駕護航。1966年是龔嘴水電站正式開始建設的一年,也是對中國歷史影響深遠的一年。在國家物質極度匱乏的年代,“我們基本是白手起家,生產工具什么的都是自己動手自己做。”韓民政時常回憶當年的情景,仿佛又回到那個激情燃燒的歲月,在一無設備、二無動力的情況下,以一百把大錘,兩百跟鋼釬,六十盞馬燈,于1966年3月15日,打響了龔嘴電站建設明渠開挖的第一炮……

1967年,韓民政和劉秀芳生下了他們的第一個兒子韓旭東,由于當年條件艱苦,月子期間沒人照顧,劉秀芳犯下了月子病,一到刮風下雨,兩條胳膊就透風似的疼。“聽老人家說,月子病得月子養。”為此,劉秀芳在第二胎預產期之前就被母親接回老家,女兒韓麗就出生在河北邢臺。

經過幾年艱苦努力,1971年12月,龔嘴電站兩臺機組開始發電。至1973年3月,地面廠房四臺機組全部安裝完畢,并網送電。就在這一年,韓民政、劉秀芳的小兒子韓衛東出生了。

第二代:跟隨七局腳步越走越遠

一直到女兒韓麗長大記事,她都記得當年一家五口一直住在龔嘴的“席子棚”內,所謂“席子棚”,就是用把竹子剖開劃成一條條的長竹條,然后編制成一整塊竹席,成為墻體骨架,下半部分以泥土糊住固定在地基,屋頂就是牛毛氈。

由于竹席墻體的上半部分沒有糊泥巴,一到冬天,北風刮起。“房子四面透風。”韓麗想起當時的情景,感慨萬千。最讓她難忘的是,房頂的牛毛氈不僅不隔熱,室內冬冷夏熱,而且屬于易燃材料,一旦著火,工人們的席子棚一個接一個火燒連營,“根本沒法救火,這種情況只有人跑出來,站在外邊看著火燒。”

那個年代,最令幾個孩子盼望的事情,就是父親韓民政去樂山巡線回來。“去樂山,爸爸總給我們帶回來一些禮物。我們最期盼的是黃橙橙的大橘子,很甜。”韓民政所在的通訊班運營維護著整個龔嘴電站的通訊線路,在那個信息傳遞落后的年代,通訊線路的通暢對于整個電站的建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除了平時的運營維護,順著通往樂山的線路巡線是常有的事兒,而且一去就是幾天。

1975年,韓麗清晰的記得,在自己上學的那一年,一家人終于搬出了席子棚,搬進了樓房,雖說是樓房,卻只是二層的紅磚房,通走廊,上廁所還得跑樓下的公共衛生間。

在這里,從小學到大學,韓麗完成了人生的求學階段。為了追隨父母的足跡進入了水電七局,韓麗大學選擇了水電七局在重慶大學委培的機械專業,時間轉瞬到了大學畢業,韓麗如愿進入水電七局位于銅街子水電項目部車工班,跟媽媽成了同事。

工作不久,經人介紹,韓麗認識了武漢水利學院剛畢業的小伙子田彬,兩人確立了戀愛關系,并于1993年走上了婚禮的殿堂。

田彬來自當時的四川豐都農村,畢業于武漢電力學校工程物理勘探專業,并專攻水電站的防滲墻施工。這些年來,田彬的足跡踏遍了銅街子、遂寧白禪寺、桐子林、錦屏、樂山安谷、沙灣、攀枝花金沙等眾多水電站,專注做防滲墻施工,也使水電七局的防滲墻施工技術處于國內同行業先進水平。

1995年,田彬和韓麗的女兒田甜出生在銅街子電站生活區,女兒的來臨給這個溫馨的小家增添了更多的歡樂。1997年,水電七局機關正式從銅街子工地遷到了成都市郫縣,也標志著企業全面邁向市場。田彬、韓麗一家也跟著搬到了位于成都溫江的七局職工生活區,并如愿分到了福利房。“一進房子,90平米,三居兩廳還帶衛生間的,總算有個穩定的家了。”韓麗感慨道,那一刻的幸福感是非常大的。

但隨之而來來自企業市場化的沖擊,原來的鐵飯碗有可能被砸破!“當時誰也不知道企業要往哪里走,個人的命運也更加迷茫!!”韓麗說。初到成都這個陌生的大城市,就面對著企業未知的未來,小兩口承受著很大的壓力。為貼補家用,田彬發揮自己精通電子器械修理的一技之長,利用休息時間,為街坊鄰居維修家用電器……由于技術精湛,田彬的口碑很快在小圈子里流傳開來。由于對企業和個人未來的擔憂,不少人主動下海了。坊間也流傳著田彬不久將離開企業下海經商的傳言。

但是韓麗了解自己的丈夫,她告訴朋友同事們:“你們是不了解他,田彬出身農家,是七局給了他一切,他對七局身懷感恩,也充滿感情,他絕不會主動離開七局。”時間證明了韓麗的話,隨著水電七局市場化道路越走越寬闊,田彬跟隨七局的腳步也越走越遠,田彬空閑修理家電的時間越來越少,最后完全淪為一種奢侈的業余愛好。由于工作繁忙,田彬常年奔波于各個在建水電項目,一年在家的時間不足一個月。每到逢年過節,韓麗就盡量安排出時間,帶著田甜前往田彬所在項目工地,享受這一家人難得的團圓時光。

第三代:繼續扛舉父輩的旗幟

在女兒田甜剛上小學一年級的作業本中,田甜對父親描述的一句話令田彬印象深刻——“我爸爸是個出差人”。這讓田彬對女兒一直身懷愧疚,還好韓麗的工作性質可以常伴女兒身邊,為了更好照顧這個家庭,韓麗從車工轉崗進入機關干起了財務,但在那個年代,不是每個水電項目都能配備專職的財務人員,所以每個機關財務職工都身兼幾個在建項目的財務核算工作。最多的一次,韓麗身兼了六個在建項目的財務核算工作,這就需要韓麗經常出差去各個項目開展核算工作,往往一去就是十多天。

韓麗記得有一年暑假,由于沒有人帶小孩,她決定把田甜一同帶去西昌冶勒水電站項目,當進山的小卡車行至石棉的時候,遭遇大暴雨,車行在群山之中,一邊是懸崖,一邊是奔騰的大渡河,天空又下著暴雨,進退兩難,此時的韓麗非常后悔帶著田甜來出差,萬一遇上泥石流或者山上滾石可怎么辦?“這個時候,你能感到人類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幸好開車的是一位熟悉路況的老司機,最終有驚無險的把韓麗母女送達了目的地。

來到冶勒水電站項目地,韓麗立馬投入到了會計核算的繁忙工作中,女兒田甜則整天跟著項目部的大哥哥大姐姐們一起,誰有空就帶著田甜玩耍,帶田甜下河捉魚蝦,上山采野果……項目部周邊的山山水水都留下田甜幼小的足跡。

田甜正是在這種環境下一天天長大,從小就對項目部充滿親切感,對工程施工的點點滴滴如數家珍。

2018年,23歲的田甜從英國華威大學留學回來也循著父輩的足跡進入水電七局,在天府新區國際空港新城項目部,成為一名水電七局人。田甜從事的是項目經營管理崗位工作,上要服務業主,下要對接作業隊,在項目中具有承上啟下的作用。從田甜一進七局的那天,田彬就一再叮囑女兒:“要多下項目工地,要扎根基層。”而田甜認為爸爸的擔心完全是多余的,從小在項目中耳濡目染長大的她對工地具有天然的親近感,所以一有時間,她就往工地上跑,與項目工人們打成一片,對項目各個工種環節更是了如指掌。

“我姥爺韓民政、姥姥劉秀芳;大舅韓旭東、大舅媽周桂玲;爸爸田彬、媽媽韓麗;小舅韓衛東,還有現在的我,都是水電七局職工。”說起自己的第三代水電人身份,田甜將家中長輩一一數來,她自豪地說道。“我是一名水電新兵,我以我是一名七局職工為榮為傲,我愿意繼續扛舉著父輩的旗幟,努力工作,將水電精神、七局的優良傳統繼續傳承。


原文地址:http://sc.people.com.cn/n2/2019/0923/c345167-33379178.html

   



【打印】【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云南时时几点开奖号码